石榴花夏_懒癌晚期

火影柱斑带卡,全职各种叶受,银魂银桂。
学业为重,长期失踪

【乐叶】夜路

作者这文风……一会逗比一会文艺的原因是今天没吃药【×】

时间第七赛季前期,背景大概是百花和嘉世打友谊赛,打完了队员们出去吃晚饭,张佳乐被叶秋赢了不服于是留在训练室两人又战了一场这样。

我这什么破文笔【嫌弃脸

文中的叶秋皆为叶修,因为此时叶修还没有公布真名。

4000+哦耶。从来没写这么长过。

-----------------------------------------------------------------------------

百花俱乐部的训练室里突然就暗了下来。

虽然本来就是晚上,又没开灯,但是之前电脑发出的亮光也勉强照亮了房间。现在电脑屏幕突然黑掉,整个房间就是一片漆黑了。

靠。不会停电了吧。张佳乐心里暗骂一声。他刚刚抓到一个机会,如果把那颗手榴弹扔出去绝对可以在百花缭乱血量清零之前炸掉一叶之秋最后的百分之六血,可即使他下意识地完成了操作,两人的PK却已经被迫中断了。他有点烦躁地抓下耳机,摸索着放到电脑桌上。很好,没有压到键盘。

对面突然传来一个懒散的声音:“哟,你们这训练室不靠谱啊?停电了?啧,不会是你这幸运E的体质发作了吧,张佳乐?”声音低而轻,尾音带着些沙哑地向上飘。张佳乐一直就觉得对方的声音很好听,简直可以去当CV。

“滚,你才幸运E。好像确实是停电了,叶秋你看这架也没法打了,我们出去?”张佳乐有点没好气地说。全联盟都说他幸运E,可他自己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运气差,顶多是表现方式不太对而已。他倒霉之后肯定会发生什么比较幸运的事,只是周围的人大多只能注意到他的倒霉而已。他站起来,转身,试探地向左边迈出一步——嗯,果然什么都没撞到。训练室拉着厚厚的窗帘,晚上一点光都透不进来。叶秋好像很安静地坐在原地,没有动作。也是,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哪有白痴会乱动。

张佳乐忽略了自己刚刚乱动了的这个事实。

“叶秋?”他问了一句。“我在这儿,”叶秋应道,“小乐子过来扶朕起来。”“说谁小乐子呢?你自己不会起来啊?”张佳乐下意识地反驳,然后循着声音慢慢走了过去。虽然他对呆了六年的训练室的地形熟悉地不得了,但是总归是在黑暗中,稳妥为上。张佳乐走了一会,然后停步,转身。他估计叶秋就在他前面了。

“怎么这么慢啊,都快赶上我们嘉世楼下的清洁工老大爷了。”叶秋的声音从他右边传来,距离大概是一个身位格。“你站起来吧,我记得你后边没什么东西,应该不会撞到。还有为什么是清洁工老大爷?”张佳乐没忘了吐槽。

“因为门卫老大爷的敏捷乐乐你是远远比不上啊。”张佳乐听见叶秋这么回答,同时把什么东西,大概是耳机,放到了键盘上,“啪嗒”,键盘发出一声悲鸣。张佳乐还没来得及为键盘心痛,就听见叶秋拉开椅子,很快地站起来,然后向他的方向走了一步。

叶秋这一步估计地挺准,没有撞到或踩到张佳乐,虽然两人的距离还是有些太近了。张佳乐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呼吸落在他颈间。叶秋显然也发现了,他后退了半个身位格,然后撞到了他刚刚拉开的椅子上,带滑轮的电脑椅被他撞得快速后退,叶秋似乎摔倒了地上。

张佳乐听见那一声闷响,有点急了:“叶秋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摔得不狠。”叶秋轻轻地笑着,似乎是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身上,“有点疼而已。没磕到头,没划到手,没事。”

张佳乐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莫名松了口气。一定是不希望叶秋伤到手而少掉一个好对手。张佳乐对自己说。他有点担忧地提议:“要不我拉着你走?训练室我比较熟。”

“好啊,你别把幸运E传染给我就行。”然后一只凉凉的手拍到了张佳乐的肚子上。张佳乐被吓了一跳,这个环境太适合拍恐怖片了。过了两秒,张佳乐感觉到那只手在自己肚子上摸索并有往下的趋势时,才意识到那是叶秋的手,然后赶紧伸手抓住。

“靠,叶秋你吓死我了,这么黑的时候突然伸出来一只冰凉的手,这简直就是恐怖片的节奏啊。”张佳乐抱怨着,调整了一下抓着对方手的姿势,改为交握,他没敢太用力,职业选手,尤其是他们这种大神的手可是相当宝贵的。叶秋也握住了他的手。两个大老爷们手拉手,有点奇怪的样子。张佳乐突然想到前几天看到的新闻头条上两大影帝出柜的新闻,照片上两人十指相握,虽然是两个男人,但看起来意外地和谐。靠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张佳乐关上了自己乱开的脑洞,轻轻握着叶秋的手,拉着他,凭着记忆向训练室的门摸索过去。

一片黑暗里,两个自诩为大老爷们的弱宅男拉着手慢慢地走着。张佳乐感受着右手的触感,本来冰凉的手已经被他暖热了几分,叶秋的手很美,手指纤长,骨节圆润纤细,皮肤很光滑,触感挺好的。叶秋的手比他要小一号,虽然操作范围小了一些,但是精细度有所提升。嗯,大小正好,可以被他整个握住。如果叶秋是妹子的话,只看手,他们倒是挺适合谈恋爱的——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张佳乐就被自己惊到了。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叶秋这么无下限不要脸怎么可能变成妹子……但他的脑洞不受控制地开大了,幻想里叶秋美女被他握着手,侧过脸微笑着,笑容纯洁美好,她樱唇微启,语气温柔,声音优美:

“张佳乐,这次拿亚军哭了没?”

…………

张佳乐立刻甩了甩头,嗯,他握着的是嘲讽脸T的叶秋的手,不可能是什么叶美女的手,嗯,以后自己没事瞎想的这个习惯一定要改改了。他回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己和叶秋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握得变紧了。叶秋的左手已经完全被他暖热了,手心是温热的,和自己体温一样呢。

刚刚才决定不能胡思乱想的百花队长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胡思乱想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下一秒,张佳乐就感觉被一股力量拽着往右边狠狠砸下去,他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弱鸡宅男的小身板也不允许他做出什么反应,他就那么笔直地摔了过去——妈的叶秋搞什么?这家伙不会又摔倒了吧?还拽着他一起?

张佳乐先是听见一声闷响,紧跟着他自己也重重摔在了什么东西上,然后叶秋发出一声“靠!”

……并没有出现他所预想的咣当一声砸成脑震荡的状况,他砸到了什么软的东西,似乎是叶秋。感谢嘉世队长这种舍己为人甘当人肉垫的伟大精神。百花队长在内心默默地给损友发了朵小红花。

等等叶秋刚刚好像惨叫一声?不会是给他砸得狠了吧?

张佳乐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现在脸贴着一层凉凉的什么布料,但是有暖意透过布料传过来,和他脸的温度交织融合。额头被什么冰冷的东西硌得不太舒服,那似乎是叶秋队服外套的拉锁。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现在趴在叶秋身上,右腿搁在叶秋两腿中间,姿势不太舒服,腿高头低。他的头枕在叶秋胸膛上,右耳贴着他的胸口。

似乎可以听到心跳声。

“……张佳乐你怎么这么沉啊,刚刚差点没把我砸成内出血。快起来,压死了。”脑袋上方传来了叶秋的抱怨,“你这领的什么路啊,这怎么俩箱子——也还好有这个大纸箱子,要不然我堂堂一代大神就光荣牺牲在百花了。”

箱子?张佳乐恍恍惚惚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两个纸箱子,一大一小,装的都是百花粉寄来的信件,似乎是小队员今天才搬进训练室的,他没太在意这些,所以走路的时候忽略了它们。现在想起来,好像叶秋是正好碰到那俩箱子。噗他不会一脚踩箱子里去了吧——诶好像还真是的,踩进小箱子摔进大箱子,顺便把他也拽了进去。

张佳乐想从叶秋身上起来,他两手胡乱摸索着,几次都摸到了叶秋腰上。叶秋的腰似乎很敏感,被他摸得直笑,低低的笑声软塌塌地钻进他的耳廓,透过耳膜视听神经传进大脑,挠得张佳乐心底痒痒的。张佳乐玩心突起,摁着层层信件撑起身子,跪坐到叶秋膝盖上,故意又摸上了对方的腰。嘉世队服被他弄得往上掀起,叶秋的腰暴露在秋日微凉的空气中。即使光线暗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隐约也能看见白花花一截细腰。他意外地发现叶秋的腰很细,而且也许是常年不见光的缘故,非常白,如果光线正常的话,大概能用白得耀眼来形容。张佳乐的罪恶之手果断伸了出去,触上了那片白,而且不仅是单纯的抚摸,而是升级技——挠。

“张佳乐你干什么?快从我身上起来卧槽别碰腰哈哈、啊哈哈,哈哈……”叶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右手拍打着张佳乐的手,“别,别闹了,哈哈,松手,哈哈……”

“哈哈没想到啊,老叶你居然怕痒!现在算是被我抓到弱点了吧?!”童心大发的张佳乐怎么可能停,手下动作愈发肆无忌惮。只是,荣耀教科书大人也不是好惹的,叶秋的左手摸上了张佳乐的后脑勺,摸到了张佳乐脑后的小辫子,然后用力往下一拽。

张佳乐的头被往下一带,又枕在了叶修胸口上。头发被拽的痛苦让他赶紧收回了罪恶的双手而改去揉脑袋,黑暗里的叶秋做出了一个计划通√的表情。

槽。张佳乐倒在叶修身上,右手揉着脑袋,头皮的刺痛勉强得到了缓解。他从小就怕疼,稍微磕一下都能掉泪珠子,更别提他自身因为运气问题还总是遇到各种状况,为此几乎是“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春流到冬秋流到夏”。槽槽槽疼死了。张黛玉把脸埋在叶修胸口被他弄得凌乱的队服里。鼻子也有点疼,大概是刚才撞的。张佳乐不吭声了,他眼睛已经酸了一下,他有点担心再开口的时候会带哭腔,绝对会被叶秋嘲笑的。

叶秋也沉默着。

黑暗里一片寂静,只听见信件滑落,沙沙作响,如同秋日里风拂动一树原本沉静的金黄,又像是暖春时破土而出的幼苗舒展第一片幼嫩的新绿的声音。

——不,还有什么声音。

咚咚,咚咚。

还有什么声音隐隐约约跳动着,搅乱一片寂静。

咚咚,咚咚。

渐渐清晰起来的鼓点一下一下敲打在听者的心上。

咚咚,咚咚。

两个不同的鼓声渐渐交汇融合,一下比一下更有力地震响听者的耳膜。

咚咚,咚咚。

鼓声渐渐急促,乱雨般散落,急,且响。

咚咚,咚咚。

那是什么?鼓点?

还是心跳?

张佳乐的耳道内充盈着一下一下有力而急促的鼓点和信件滑落的轻微的沙沙声,嘈杂而又整齐地占据了他整个大脑。

那面鼓突然被什么敲响了。

那颗连农夫都不知的深埋于地下的种子突然发芽了。

张佳乐抬手摸了摸脸颊,有点发烫,一定是和叶秋离得太近了热的。他想。

他再一次试图起身,违反他幸运E体质地很顺利地脱离了信件箱副本。他凭着感觉向叶秋伸出手,然后很快被握住,叶秋借力也站了起来,虽然黑暗里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位置。

张佳乐握着叶秋的手,慢慢走向训练室的门。两只手自然地交握。

最后的几步路没出什么意外,张佳乐的左手摸到了训练室的门把,旋转,打开。

涌入的光让他不由自主地眯了眯眼。走廊的灯还亮着,暖黄的灯光柔柔洒落。一阵喧闹从楼梯口传来,远远看过去似乎是百花和嘉世两队的队员,吃饭回来了?

叶秋的手松开了。

众人很快走近,纷纷笑着跟张佳乐打招呼。叶秋抄着兜站在一旁,懒懒散散地,不太感冒的样子。然后叶秋自顾自走了,回宾馆吗?张佳乐猜。

嘉世的副队长刘皓在找他攀谈,这家伙笑得很假,刻意的成分很浓。真圆滑。相比之下,他倒是更喜欢叶秋那种直接的性格。张佳乐心里莫名有点烦躁,刘皓也看出他无意闲聊,很识趣地带着嘉世的队员们告辞了。

叶秋这家伙又要走夜路了啊,没自己拉着也不知会不会摔一跤。张佳乐心不在焉地一边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边想。如果叶秋听见这话,大概会喷他一脸烟,然后笑着说,你当哥是你啊,张佳乐小朋友。

张佳乐笑了。

边上他的副队突然问:“队长你和叶神的关系是不是很好啊?”

“还行吧,其实这家伙特别讨厌。”张佳乐答。

“我说呢,你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最近你好长时间都没这么笑了。别不开心嘛,我们百花这次肯定能拿第一。”副队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边上的队员赶紧扶住。这丫又喝醉了。

张佳乐嘴角的弧度渐渐收小,微不可察地轻轻叹了声气。

他自己也是在走夜路啊。

----------------------------------------------------------以下是作者的废话

这段时间老叶正被孤立着,乐乐肩上压力也重,都是在走夜路呢。

评论(2)
热度(48)

© 石榴花夏_懒癌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