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夏_懒癌晚期

火影柱斑带卡,全职各种叶受,银魂银桂。
学业为重,长期失踪

【带卡】初恋的气息 一发完,纯糖无刀

现代AU,仔土仔卡,十四五岁的少年青涩甜蜜的初恋。双向暗恋的傻白甜,纯糖无刀,放心食用。七夕就要发糖!

--------------------------------------------------

       下午五点已经不算太热了,可是带土现在心中宛如燃烧着一个火把。

       因为卡卡西几乎被挤到了他怀里。

       带土的心脏砰砰跳得激烈,热度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上脸颊,升腾起一朵火烧云。他微微垂目看着卡卡西几乎蹭到他鼻尖的白发,毛茸茸的,有点想把脸埋上去蹭一蹭。 

       他飞快地眨着眼,最终还是因为和暗恋已久的人贴得太近,而红着脸转过了头。

       这样是很奇怪的,带土告诫自己,作为发小 他们俩从小到大就没断过身体接触,现在突然反应这么大,也许会引起卡卡西的误会的。

       他说服了自己,于是心安理得地把头转了回来。踌躇了一下,他还是微微低头,轻轻地蹭了一下。银白的发丝软软地扫过,痒痒的。

       ……咦?

       “吊车尾你干什么呢。”

       卡!卡!西他居然转过来了!在这种时候!怎么办怎么办,要装作不小心碰到的样子吗,还是说你的头发看上去手感很好的样子所以……?还是?实话实说?不行不行意图太明显了,万一卡卡西看出来自己的想法拒绝自己怎么办,卡卡西那么聪明肯定能看出来的……

       “哦,你头发该剪了,”带土说,“一低头就碰到了,蹭了我一脸头油。”

       我在说什么!带土在心底呐喊,卡卡西你千万要看出来我没有想损你啊!

       “……”卡卡西死鱼眼状盯着他。

       “……”带土假装镇定地回视。

       啊我简直就是个大傻逼。对着这个处女座洁癖说什么卫生问题,万一他当真了怎么办,以后说不定会更加龟毛,虽然不管他怎么样我都喜欢啦,但是要适应那无数道清洁工序也是很痛苦的……不对现在最重要的是这句话一看就是胡扯吧,卡卡西那么聪明肯定能看出来的……

       

       头发突然被轻轻地摸了一下。

       卡卡西若无其事地放下手:“我是想说,我们可以往前一点。前面有个学妹答应和我换位置了。”说完他转身就往队伍的前端走。

       带土一脸懵逼地抬脚跟上。

       我是谁?我在哪?我这是被卡卡西摸头了?

       得出确实是被温柔地摸头了的结论之后,带土一点点红得更加鲜艳了。反而被卡卡西摸头了,这个后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亲密温柔的举动,是不是代表卡卡西对他也……有那么一点意思?可是他们毕竟是发小,平时已经够亲昵,同性之间这样的动作似乎并不能代表什么……

       况且以卡卡西那个不吃亏的个性,没准还是因为被他蹭了头,只是想要摸回来而已。

       带土又有点沮丧了。

       我的小天才卡卡西呀,你到底看没看出来啊?

       ——我喜欢你这件事情。


       明明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吧?带土低着头,看着卡卡西的步伐跟着他往前方走着,一时间连排队也要买到的七夕特别甜点都忘记了,只顾着思考他和卡卡西的事。

       卡卡西的脚步停住了。带土抬头看见一个短发的可爱女生笑容灿烂地和他打了声招呼,随即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拉着一个一身书卷气的戴眼镜男生去了队伍后端。

       女孩子黑色的短发乱翘着,圆圆的杏眼显得很有活力。

       卡卡西为什么会和那个女孩子那么熟悉啊?

       ——而且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

       他还在生着闷气,就排到他们两个了。笑容亲切的店员姐姐一边将七夕情侣蛋糕递给卡卡西和带土,一边照例说了一句:“这是七夕特别情侣蛋糕,祝两位像蛋糕一样永远甜甜蜜蜜哦~“

       被认成情侣了,带土忽然有点高兴,虽然本来就是拉卡卡西装作情侣来买蛋糕的,但是能成功也说明他们两个很配不是吗?

       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卡卡西。

       卡卡西垂着眼,白色的口罩挡着,看不出表情。

       带土忽然觉得手里期待已久的蛋糕,似乎也没有那么令人兴奋了。

       因为甜品店一直持续满座,两人不得已只能找了个小公园解决蛋糕——在带土的刻意回避以及卡卡西不知为何没有提及的情况下,并没有各回各家。

       鲜甜的奶油和水果结合得恰到好处,蛋糕口感绵柔,甜度足够却并不腻,带土一勺一勺往嘴里机械地塞着蛋糕,味蕾兴奋得几乎爆炸,心情却持续低落波澜不起。

       “……你这是怎么了,双人份的蛋糕这么快就要吃完了,平时不是吃一口都要回味很久吗?还是说终于大彻大悟决意戒糖投入我咸党的怀抱了?吊车尾?”

       “卡卡西,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带土放下了勺子,虽然蛋糕还剩余很多。

       卡卡西看着他大踏步地走向垃圾桶把蛋糕丢进去,很明显又在生不明原因的气。

       “其实也没什么……人家好心让咱们先买到蛋糕,你怎么一副……被骗了还是什么的样子?”

       什么啊,带土有点火大,他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吃什么飞醋。尽管是自己一直没有说明,但是……卡卡西不也是一直很纵容他的吗?只会对他颐指气使,在他面前任性撒娇的卡卡西,难道、难道不是他的所有物吗?

       这样,他的卡卡西为什么总是这样什么都不和他说呢?

       “琳就不会像你这样。”什么都不和我说。他没头没尾地丢出一句,琳总会先和他解释清楚的,卡卡西为什么不解释呢?只要卡卡西说了,不管是什么理由他都会接受的啊,即使是说和那个女孩子恋爱了,他也会……也会祝福的吧。

       大概会的吧……?

       卡卡西却出乎意料地炸了。“琳琳琳,又是琳,你能不能不要老是三句不离琳啊?”

       依然是平板的语调,但是怒气却显而易见。卡卡西离开长椅站了起来。

       卡卡西生气了?居然不安抚他,好好的哄他,反而自己任性地生起气来?而且他为什么生气?就因为他说起那个女孩子时语气不好吗?!

       带土向来受不得激,这一下更为光火,他向卡卡西走了两步,突然伸出手一下把他压到了旁边的雕壁上。他低头看着被他困在墙壁与手臂之间的卡卡西,气得语调里居然带了点哭腔:“你生什么气啊!交了女朋友也不和我说,我……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啊?!”

       卡卡西似乎有点惊讶地抬了抬头,整个人的气场一下从之前的张牙舞爪一点点软化了下来。

       “并不是女朋友……”他边说边不自然地撇开视线,“你没看到她边上的男生吗?那是她男朋友啊。”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带土跟着卡卡西歪头,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使他自己与卡卡西挨得更紧了,“你骗我。”

       “才没有……”卡卡西的活动范围变得更加狭小了。带土的气息,带土的身体。太近了。他眼睛一闭,自暴自弃地说:“好啦,是上次舞台剧……她没办法出演我替她的……”

       带土一呆,首先从卡卡西话语的内容中解析出了对方最想隐瞒的一点:“……女装?”

       “……是,”

       “你别……离得这么近。”

 

       卡卡西抬起右臂挡在眼前,纯白的衬衫袖子一下与口罩无缝对接,把口罩上面露出的部分也挡得严严实实。

       他的袖口抽起,露出一截白生生的手腕,纤长的手指虚虚蜷着,像是想握住什么东西。

       带土心中一动,移了移重心,撑在墙上的右手凑向卡卡西的手腕,在半空中顿了顿,又转向他的手。他动作轻柔地把卡卡西虚握着的手撑开,指根与卡卡西的贴在了一起。带土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卡卡西的,卡卡西虽然纤细却有力的手指此刻乖乖地被他摆弄着。他试探地分开卡卡西的手指,把自己的探进去,五指温柔而坚定地嵌入对方的指缝。卡卡西忽然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力气一样,手指猛地扣住了带土的手背。

       带土的内心像是被什么非常柔软的东西填满了,纯粹的欣喜在他的黑瞳里闪烁,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他于是也曲起手指扣住了卡卡西的手背。卡卡西非常用力,他们的手掌完全贴合在一起,不知道是谁掌心的温度,一路灼热到了带土心口。

       无需言语,从掌心柔软的触感,带土福至心灵地明白了卡卡西在渴求什么,确认什么。他握住卡卡西的手小心翼翼地施加了点力量,确保既不会让卡卡西缺失安全感又不致把他抓痛。带土骤然反应过来什么,撑着墙的左手手忙脚乱地调整了一会,终于也与卡卡西的右手十指相扣。

       左手他没有太用力,五指仍然伸直,撑在墙上,以防把卡卡西的手背压到墙上蹭伤。

       他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巨大的满足从心中升腾起,下一秒又生出一个小小的渴望,软软地挠着他的心底。

       他轻轻的动了动右手,再次确认对方的手指与他的手指穿插着紧紧交握,雀跃地慢慢移动右臂,牵引着卡卡西与他十指相扣的手,被白衬衫袖子裹得纤长优美的小臂,缓缓放了下来。

       失去了遮挡,卡卡西不自然地偏了偏头,目光与带土对接了一下,又受惊似的飞快闪开来。卡卡西躲着他的视线。带土心里飘扬的满足感一下凝滞了,他不由得将带着点委屈和控诉的目光投向卡卡西的面庞。

       带土有点惊讶地睁了睁眼睛,他激动或者惊讶的时候会瞪眼似的这么睁一下,显得他圆溜溜的黑眼更大了,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更显出一种孩子般的天真来。他那双澄澈的眸子里盛着的满满都是白发少年的身影,里面的那一点委屈早就烟消云散了。

       他发现了更有趣更值得他在意的东西。


       带土睁大眼睛,看到浅淡的绯红从卡卡西口罩上沿渲染开来,像是红豆糕刚出炉时的香气那样缭绕着袅娜着氤氲,攀升,而且,带土发现,好像他盯着哪里,哪里就会红得格外快些似的。浅浅的玫瑰红,带土脑中浮现起晶莹颤抖的牛奶草莓布丁,马卡龙,莓大福等等一系列不相关的东西。当他终于反应过来不再盯着卡卡西的脸时,连他银白额发下露出的一小片白皙都已经泛起了粉色。

       他带着几分期盼,热切地望向卡卡西的眼睛。卡卡西的目光游移着,带土就黏上去追逐,终于卡卡西似乎被这种过于黏糊的嬉戏纠缠得喘不过气,让带土望进了他眼里。

       带土连眨眼都忘记了。

       “卡卡西,”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声线明显地发抖,带着些气音,“你……想说什么?”

       卡卡西几乎有点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告诉我吧……”带土直直地看着他,呼吸都有些急促,“我好想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

       卡卡西仗着他带着口罩带土看不见咬了咬下唇。他本能般不愿跟着这人的步调走,尤其是在这种关头。

       为什么非要他来说啊?

       简直像是抱着“谁先说谁就输了”这样的理念一样,卡卡西赌气般格外不愿开口。偏偏这时候带土格外刁钻,见卡卡西始终不回话,就越凑越近,卡卡西有点惊慌地看着带土的五官在眼前放大,吐息隔着口罩喷洒在脸上唇上,大脑过载了一般烧的滚烫。有种水分在大量蒸干的感觉,卡卡西感受着颊上的温度,觉得也许自己脑袋上在冒蒸汽也说不定。

       “卡卡西……卡卡西……”带土的声线压的低低的,他尚未发育完全的少年音压低时便带了些沙哑,有颗粒感,摩擦着卡卡西的鼓膜,他的语气放的极软,哀求一般,带着点哭腔,可怜兮兮的,“告诉我吧……你在因为我和那些女生接触不高兴的时候,你在我提起琳的时候,你在和我挨的这么近的时候,你在现在,到底想对我说什么……?你……”

       “我……”卡卡西着魔一般跟着开了口。

       “卡卡西你?”带土的声音掺着明显的紧张和焦虑,以及一丝丝恐惧和期待。

       “我……,”卡卡西抬起眼皮,鼓起勇气回视着带土。所触及的目光炽热而真诚。

       大脑真的过载了,温度太高了,线路都熔断了。

       连运行都做不到了,没办法思考了,只有本能了。

       “带土……”

       埋藏在心底已久的声音重又在脑海内响起。那是他的声音吗?嘈杂着纷乱着不断重复着,交响乐般无数个声音的重奏,在脑海回旋在耳边缭绕,自心底激荡,将要从口中迸出的——

       原来,已经在心里说过这么多遍了。

       “带土,”卡卡西有些困难地说——

       “我喜欢你。”

       说出口却出乎意料地流畅。

       毕竟早已独自反复确认了那么多次。


       巨大的狂喜如同海潮般一下子把带土卷到了潮峰,带土只觉得飘飘乎乎的,竟然有种不知身处是真是幻的感觉。

       “带土?”是卡卡西因为没有立刻得到回应而带了点恼羞成怒的声音。

       带土一下清醒了,不,不如说是陷入了更大的晕眩之中。

       哎呀,怎么能这么可爱呢,他晕乎乎地想,这个世界真是、真是——

       “太棒了!”

       被带土突然紧紧抱住的卡卡西通红着脸推了推——介于姿势不如说是拍了拍他埋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干、干什么啊你这家伙,突然大叫一声就不由分说地抱过来……抱的太紧了你给我松开……”

       “呜呜呜……”

       “怎么了?”卡卡西又紧张了起来,“怎么又哭了?”

       想到了某种可能,他神色一黯:“你……要是没办法接受的话也没关系,我们还能做朋友吧……”

       “做什么朋友啊!”带土被突如其来的卡刺激得猛一抬头,“当然是做恋人了!”

       看到被他前半句吓到又因为后半句而如他之前一般陷入了呆滞的卡卡西,带土满足地抱的更紧了一点,把头重新埋到他肩窝里:“呜呜呜我好高兴啊……诶?不要卡卡西让我抱一会嘛……”

       不轻不重地挣扎着的卡卡西面无表情:“放手,热。”

       带土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不放。他的体型比卡卡西要大上一圈,非常适合把卡卡西搂进怀里,“呜呜呜……嘿嘿嘿……”他很快就从情绪过于激烈而引发的哭泣转入了傻乐之中,“嘿嘿……嗷!”

       卡卡西面无表情地松开了拽着带土头发的手。

        “卡卡西?”捂着脑袋,带土的眼前已经泛起了一层水雾,他当然有点委屈,但眼睛湿润的主要原因还是疼痛。但是他来不及酝酿情绪真正哭出来了,因为对面的卡卡西已经环抱起双臂,尽管脸颊还泛着可爱的浅粉色,却恢复了往常的眼神死状态。他的下巴扬起,虽然是通常的臭屁样子,但是带土莫名地就能看得出来,卡卡西现在有点不高兴。

       相对于卡卡西,委屈啦疼痛啦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通通被他抛在了脑后,带土把捂着脑袋的手放下,想去拉卡卡西的手又因为对方此刻拒绝的肢体语言而退缩了,一时讪讪地不知把手脚放到哪里。“……怎么了?”

       “没有怎么,天太热不要抱这么紧,白痴吊车尾。”卡卡西连语调都恢复了平时的嘲讽。

       不对劲,绝对哪里有点不对劲。带土眨了眨眼睛,卡卡西显而易见地在闹别扭,但是为什么呢?明明刚刚才向自己告了白……

       突然一个可能性甜蜜蜜地掠过他的脑海,带土越想越觉得没错。这个想法像是一杯柠檬柚子茶,把带土整颗心都浸润得甜甜的。他尽量压抑着由心涌出漫遍全身的狂喜,试图让表情显得严肃郑重,可是失败了,他的翘起的嘴角飞扬的眉梢简直时刻准备起舞。他盯着卡卡西的眼睛——并成功从那眼神中读出了相对的期盼,他抑制不住地笑着,努力语调平静地,轻轻地,认真地说:

       “卡卡西,我也喜欢你。”

       带土看着卡卡西被这句话又给染成了刚才那种可爱的粉红色,心底软得一塌糊涂——果然是啊,因为告白没有得到正面的答复而闹脾气这种事……简直、简直——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好想抱抱他……

       “……又怎么了,呆在那里看什么啊,吊车尾。”因为还红着脸,卡卡西的死鱼眼看上去很没有震慑力。

       “我可以抱抱你吗?”带土的声音很轻很飘,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任何东西了,所有的视线都满满地被卡卡西占据。从侧面、斜后方偷偷用目光描绘过不知多少次的面容,他终于可以自正面放心地细细勾勒,哎呀,卡卡西眼角是下垂的显得很没精神啊,带土美滋滋地想,但是他好可爱,下垂的眼角也很可爱,平耷的眼皮也很可爱,现在这样,明明害羞到爆却要刻意做出傲气的样子,也超可爱!

       “我可以抱抱你吗,卡卡西?” 

       卡卡西又不吭声了。

       “啊,你嫌热也没关系的,我……”带土慌忙表达自己不介意的话被打断了,卡卡西像一枚炮弹一样“嘭”地撞进了他怀里。

       “笨蛋……”像刚才的带土一样,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带土的肩窝里的卡卡西闷闷出声。

       双手抱着卡卡西的背,带土只觉得全世界都在他怀里了。

       “呐,卡卡西,”他微微扭头,卡卡西的头发蹭得他的脸有点痒痒的,他有点想笑,当然不只是痒的原因——于是他就笑了起来,大大的笑容像他防风镜上映着的夕阳一样灿烂。

       “我呢,像你说的,是个笨蛋,”带土抬起一只手,轻轻地触碰着卡卡西后脑的银发,“所以啊,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要仰赖小天才来提醒啦。卡卡西,如果哪里做的不好千万请多多指正哦,”

       “我啊,想要成为卡卡西喜欢的那样的、总之,是很好的人。”

       说到一般又想不起形容词了,自己果然不是卡卡西这样的天才啊,他试着抚摸了一下手下的银发,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有了卡卡西,他会逐渐成为更好的样子。

       “……笨蛋。”又是同样的两个字,带土有点惊讶也有点沮丧,这么快就又出错了吗?

       “什么啊,成为什么人——”

       咦,难道是说他实在是太糟糕没办法变成那样吗?呜哇有点伤心……带土默默地想。

       “我喜欢的……”卡卡西的声音闷闷的,“我不就喜欢你这样的人。”

       “也不要说什么指正……我自己不也有很多不足吗?总是不够坦诚什么的,有时候没办法很好地表达出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我会去尽量克服,你也要努力看出来啊,我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的,真实的想法。”

       “所以不要说什么你去变成什么人……应该是我们一起努力吧。”

       哗啦啦的什么声音从心底响起,带土反应过来时眼眶已经酸涩,眼前的晚霞都模糊成了一片绚丽的色彩,他心底有一朵花怦然绽放了。

       什么啊,这不是很坦诚吗?

       他使劲眨着眼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在这种场合下哭泣未免也太煞风景。

       啊啊,他喜欢的人真是太好了。

       他怎么会这么幸运呢,喜欢上卡卡西这么好、这么可爱的人。

       他有了卡卡西,卡卡西有了他,他们都会变得很好很好。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他们在一起最好。

 

 

       回家的路上夕阳把路面映得金灿灿的,带土觉得,那层金色好像比平时更柔软更温暖一些。他扭过头看着卡卡西,卡卡西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目光平视着前方,步履一丝不乱,带土却分明看到他银发下的耳廓渐渐染上嫣红。他在心里偷偷笑了笑,表情自然地伸出手,也装作是手在晃动时不小心碰到一样,轻轻碰了一下卡卡西的手背。

       晃荡着,又一下。

       晃荡着,食指悄悄勾住了对方的小指。

       手心贴上了对方柔软的手心。

       十指相扣,带土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一脸正直,眉梢却跳跃着掩盖不住的欣喜。

       十指连心。他们十指相扣,那心也是紧紧相贴的吧?

       带土和卡卡西晃荡着紧紧交握的手,肩并肩向前走去。

 



评论(10)
热度(88)

© 石榴花夏_懒癌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