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夏_懒癌晚期

火影柱斑带卡,全职各种叶受,银魂银桂。
学业为重,长期失踪

【带卡】极乐净土(上)

☆不要被看似正经的标题欺骗,这是一篇欢脱文,b站那个极乐净土的梗。

☆回村土if线下的发展。土回村,没死的柱帝认定他是斑救的去找斑,斑回村,宇智波未灭族,九尾之夜没有发生,四代夫妇存活。

☆但是上面这些背景介绍不管也没关系,总之因为经历的事件不同,角色性格也略有变化。

--------------------

      “原来阿飞君——是想让我拍卡卡西君跳的‘极乐净土’呀。”   有着棕色柔软卷发的摄影师笑着说。

      斯坎儿,不,卡卡西,缓缓勾起唇角,露出了那个熟悉的笑容。梦境记忆里模糊的面容一瞬间清晰,连小痣扬起的弧度都与眼前一般无二。


      极乐净土……带土喃喃出声。

-------------------------------

1.   


    交错的红木构架成高矗的舞台,绘着满幅花纹的巨幅红色幕布高高悬

起,自两侧逶迤垂下,华美绮丽宛若浮世绘。 各色缤纷的风车哗啦啦转

动,类似某人家纹的形状,构成表演的背景。夜幕低垂,红月高悬,漆

黑、暗红,整个世界只有一个发光体——台上的舞者,


    卡卡西。


    这个黑暗的世界仿佛就是用来衬托他的洁白的,带土盯着卡卡西晃动着的

迈着复杂舞步的小腿想。


    暗部灰色的马甲在视野中晃动,带土吞了吞口水,恍惚间只想把它从眼前

那具躯体上剥掉。他看到卡卡西弯下腰,右手横放于胸前,左肘支在右手

上,视线慢慢上移,顺着纤细却又充满力量感的小臂滑动,落到带着黑色手

套的,正勾着手指做出引诱动作的手上——如果是平时,带土的目光也许已

经钉死在了卡卡西优美纤长的手上,何况带着黑色手套,宛如什么奇怪的pla

y,然而此时,他尽管有些留恋,却毫不迟疑地立刻将目光移开了。


    因为有比之更具吸引力的东西。


    弧线优美的白皙的下巴,唇角诱惑的一点小痣轻轻扬起,勾着似笑非笑弧

度的唇。


    带土几乎忘记了呼吸。他拼命地向前凑,即使他知道这样并不会让他的视

野有任何变化。


    异色的双瞳慵懒地半眯起,冲他挑逗地眨了眨,堪称魅惑的眼神之中挑逗

的意味不言而喻。裸露在外的雪白双肩轻轻抖动,暗部鲜红的纹身宛若跃动

的火焰,又像是凝固的鲜血。暧昧的离子在空气中不安分地游走,半垂的银

白睫毛下引诱的眼神恍若香气,在夜色下蔓延开来。


    要窒息了。带土想,他忍不住了,即使被骂被雷切,也要——


    带土睁开了眼。


    穿着暗部服饰冲他魅惑地笑着的卡卡西像一个水泡啪地一声就破裂了,眼

前哪有什么雪白雪白的美人。


    只有一个乌漆抹黑的老头。


    宇智波斑盘着腿坐在他床边,好奇地伸着头,一双鲜红的写轮眼几乎睁成

了圆的。带土吓得一哆嗦,从梦中醒来骤然看见这么一双邪性的红眼,他有

一瞬间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妖怪,比如一和自己家树妖吵架就会去祸害天真

可爱喜欢扶老人的小孩子那种。带土不由得回忆起童年时代婆婆给他讲过的

神怪故事。


     “你小子真是能耐。”宇智波斑用一种诡异的声调说。

    听说还会养一只兔兔来着那种妖怪……呃斑刚才说啥?

    “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幻术天赋。”斑的语调仍然很奇怪,像堵着什

么。


    “幻术?”带土一愣。他从来没什么幻术天赋,既没学过也没练过,即使有

了写轮眼的加成也就是个半吊子。幻术这东西,在他印象里是他大表弟止水

的事。


    “是啊,”斑像是决定放弃治疗一样,笑声火山喷发一般boom地爆出,“执

念都憋出一个固定幻术来了哈哈哈哈!”


    带土揉了揉被眼屎粘住的眼角,看看边上捂着肚子兀自笑得前仰后合的

斑,伸手一把拽住他的头发一拉,并顺便把眼屎蹭在他的炸毛上:“老头子你

能不能别笑了?!快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


    斑被他拽的疼了,笑声一滞,一拳就揍了出去。带土本来半个身子还在被

窝里,为了躲他那显然超过玩闹范围的一拳一下子窜了出来,同时被迫松开

了手。


    斑满意的把头发拢到耳后,施施然站起:“看在你也算个宇智波的份上,我

就可怜可怜你这条追不到人,不对,连追人都不敢的单身狗。”他噼里啪啦

就幻术的原理扯了一大堆,带土晕晕乎乎的只听懂一个意思:


    他因为总是追不到卡卡西,执念太强,导致他刚才那个梦被固化成了一个

幻术,只要接近他身周就会中招。


    幻术的内容,就是卡卡西的那个舞蹈。

    极乐净土。


    开玩笑,卡卡西,卡卡西的那副样子——怎么能让别人看到?!


    看在带土一副重点跑偏,并且似乎随时准备开始和他干架的样子,斑遗憾

地停止了说教,随口解释了两句:“放心吧,我在被你拉入这个幻术之前就把

它破了——哦,不是,别那么高兴,只是它对我不起作用了而已,对别人还

是有效的。嗯,看来对你自己没用。”


    斑居高临下地看了看坐在地上陷入呆滞的带土,决定发扬一下同族爱,好

心地对他说:“宇智波的人连到你身边都不用哦,十米左右吧,开写轮眼看一

眼就能看到。”


    “你就像脑袋上顶了个电视,播的是你那个梦,洗脑循环。”



2.


    橘黄色的面具只在右眼处有一个洞,上面漩涡状的波纹让带土不由得联想

到了……马桶。


       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终于还是把这个马桶圈一般的面具扣到了自己脸

上。透过右眼的洞,带土微妙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宛如一个大写的智障。


      啊……中二期的我……就是这个品味……

      宇智波带土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回顾离村那段时间黑历史的机会,被卡

卡西强行扳正审美之后,他在一夜之间把所有中二期收集的装备全都堆到了

一个箱子里。那天晚上他对着箱子无语凝噎,最终还是没舍得烧,把豪火球

咽了下去。之后他把箱子拖到宇智波族地他家附近,加了七八层封印术,埋

了起来。做这种事的时候带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把它刨出来的一天

的。


      所以早知道他就不埋那么深了……搞得他现在挖出来很费劲啊……


      他叹了一口气,把晓袍从脑袋上往下套,几秒之后他又把它脱了下

来。晓袍是他少年时的,瘦弱的身体穿着空空荡荡袖口带风,那时带土还觉

得很潇洒;现在他已经长到一米八多,一身腱子肉,套上晓袍之后,虽然衣

服意外的质量不错没有被撑破绽线,然而紧绷着身体的黑底红云袍穿在现在

的他身上几乎成了一件旗袍。


      听说下雨天马桶面具和晓袍更配哦,穿上之后他一点都不像智障了。

      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变态。


      带土最终翻出了中忍的制服,虽然中忍制服与面具搭配同样很奇怪,但

他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其他的衣服都在家——卡卡西和他的家,他们为了省

钱同租了一间房子,只有这件当年发下的中忍制服,当初因为太大不合身被

他随手丢在了他宇智波族地里的家,结果没想到多年以后倒是派上了用

场。为了削弱那个幻术,斑把他的查克拉封印到了中忍的水平,倒是正合适

这没穿过的制服。


      反正其他的衣服卡卡西也都看过,起到不了什么伪装的作用——带土有

点鸵鸟地想,才不是为了躲卡卡西才不回去拿呢!


      虽然确实是自己无理取闹,带土蹲下身子,有点蔫蔫的想,但是卡卡

西……哎反正他就是看卡卡西对别人那么好不高兴啊!反正就是想确认自己

在卡卡西心中的地位啊!反正……在卡卡西追问的时候连发三张卡也不是他

的错对吧……?


      带土伸手捂住了脸,哦不对,面具。

      这样喜欢着卡卡西却又不敢表白的自己真是弱爆了。


      所以……更不能用带土的身份去面对卡卡西了!他蹭地跳起来,对着镜

子手舞足蹈了几下,整个气质一下变得活泼欢脱:“你好带土先生~我是阿飞

哟~”


      “阿飞是个普通的中忍哟~”他双手摆出一朵花的形状捧着带着面具的

脸。

      “因为阿飞中了奇怪的幻术,所以必须要看到那位写轮眼的卡卡西桑亲自

跳的舞蹈哦~”右手一下高高举起,带土蹦蹦跳跳地扭着腰,摆了两个花魁的

姿势。


      “阿飞要向极乐净土进军了哦~出发!”


      于是宇智波们就看到了一个带着奇怪面具的人气势汹汹地在街道上狂

奔,然后不小心被小孩子们前几天玩耍时布置的陷阱绊到差点摔倒,连滚带

爬地冲出了族地,身后拖起滚滚烟尘。


      站到家门口,带土才开始思考如果直接冲上去说要看对方跳极乐净土会

产生什么后果。

      被一个,陌生的,变态面具男,要求跳这种舞。

      ……啊,想都不用想会是什么下场。


      雷切。


      但是,现在已经站到门口了……如果卡卡西在家,肯定已经感觉到

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走会更可疑吧。


      他鼓起勇气,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叩了叩门。隔了一小会他又敲了

敲,然后砰砰砰地拍了几下,完全不管是否失礼。然后他一脑袋撞向门,用

一种在别人看来像是想寻死的姿势。他把脑袋伸了进去,身体还留在外

面,转了转确定确实没人之后他赶紧把头抽了出来。


      开玩笑,他现在查克拉量这么少,万一眼睛能力突然失效……


       噫,不能冒险,他上有卡卡西下有卡卡西的,万一因为这么乌龙的原因

挂了,谁来照顾白发如霜的卡卡西?谁来投喂嗷嗷待哺(实际上并没有)的

卡卡西?


      家里没有。


      他又跑到了旗木老宅。

      望着积灰的大门口,他沉默着鞠了一躬,然后颠颠地跑走了。


      这里也没有。


      啊啊啊,在哪里呢,卡卡西——


      另一边,大和疑惑地看了一眼突然停止说话的银发前辈。

      “前辈怎么了?”

      “不,没什么。”旗木上忍摇了摇头,他刚才突然有种诡异的感觉。


-------------------------------------

谁能告诉我lof怎么发链接……


评论(12)
热度(66)

© 石榴花夏_懒癌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